客服热线:400-60-44494   |  E-mail:89464093@qq.com

反偷拍_反监听_反录音_反定位_防偷拍探测器_中宇科技

被偷拍隐私的女孩们:被炫耀,被羞辱,被掌控如何

这并不是简单的情侣间录下视频,偷拍镜头捕获的,不是爱人,而是猎物。

 

上海姑娘李梅极偶然地发现,自称是摄影师的未婚夫,完全是一个陌生人。

 

那日弟弟李杰来家里,发现电脑上登录着未来姐夫的微信,微信联系人列表里有二十多个女性,每个人都备注了姓名、年龄、生日、相识地点。而且,这些女性网友都与准姐夫老公老婆相称。李杰赶紧喊姐姐过来看。

 

李梅看过后,想到什么,她从家里找出来一个黑色小方盒,这是未婚夫每晚放在枕头下的东西,从来不许她动。她一直好奇,弟弟在这里,正好请他看看,这到底是什么。

 

李杰认得这是一个可以连接手机的硬盘,他把这东西连上电脑,打开一看,竟是一系列分类整齐的文件夹,每个文件夹都以女性名字命名,姐姐李梅的名字也赫然在列。文件夹里,清一色是偷拍的性爱视频和照片,男主角只有一个,就是李梅的未婚夫。硬盘里的视频总共有七百多G。

 

李梅懵了,情绪激动,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。李杰则辗转找到孔唯唯,寻求她和她的“小红帽”民间互助组织的帮助。

小红帽是孔唯唯建立的反不良PUA公益组织,聚集了一批社工志愿者,救助被不良PUA伤害的姑娘。她们会给受害者提供律师和社工资源,也会把她们拉到一个群里,报团取暖。

 

据孔唯唯介绍,PUV圈内,很多人的首要心态就是性的炫耀。学员之间互相会问,你TD(PUA术语,即推倒)了多少女孩?偷拍内容,则是他们证明自己能力的证据。把已TD的女性分门别类装进文件夹的PUA学习者,不在少数,他们时不时拿出来赏玩,就像印第安人战胜对手后,在腰间挂上的头皮。

湖南女孩林可乐也曾瞥见男友的文件夹,同样以名字命名,里面有照片和视频。男友防得紧,她没机会查看。林可乐猜,自己也被放在其中。

 

如今回想起当时被偷拍的经历,林可乐只觉得荒唐。有一次激烈争吵之后,林可乐跑出男友的家,在外面游荡。突然她收到一个自称男友姐姐的短信,对方说,弟弟因为吵架,突然发病,喘不过气来,一个人躺在房间里,情况危急。

 

林可乐没多想,跑回男友家。他抱住她,哭诉,认错,两人自然地发生了关系。事后,林可乐躺在床上,男友突然起身,走向门边,拿起了一只靠在角落里的手机,摄像头正对着床。林可乐眼睁睁看着这一切,没有反应过来。“我脑回路比较慢,可能比较笨。”好一会后,她试图去抢手机,自然是抢不过。男友保证,不会传播,只是自己欣赏。

 

 

接下来,男友时不时拿出视频,当着林可乐的面欣赏,对她的身材、神态,品头论足,甚至说要把视频发给她家人。林可乐陷入长久的矛盾里,深怕身边人知道这件事,看到这个视频,她感到难堪,同时又因为此人的骚扰恐吓而痛苦不堪。

生活内容都变成了灰白色,对她们来说,只留下羞耻感成了从不停歇的背景噪音。

 

“不要打草惊蛇。”李梅抢过硬盘时,对弟弟说了这句话。此后几天,她像没有发生过这件事情,依然和未婚夫同吃同住。

 

发现视频那天晚上,李杰留宿姐姐家,趁着姐姐未婚夫睡着,李杰偷偷拿出硬盘,把内容传输到自己电脑里,他需要留下证据做点什么。传了整整一个晚上,只传回来27个文件夹,27个陌生女孩。

 

 

每个文件里不仅备注了当事姑娘的姓名、职业、生日,还有微信号。见姐姐接下来对这件事没有反应,李杰就挨个加这些女性的微信,希望能大家一起维权。“当时还想着一起拉个群,可以告他。”李杰说,结果让人失望,他连续与十几个女性聊过,至少十个人拒绝参与,“我只想忘掉这些”,她们的回答均是如此。倒有一两个女生表示愿意配合,可如何配合,他们都找不到眉目。

 

在弟弟和闺蜜看来,李梅已经失去了理智,“分不清好坏”。在她手机上,他们发现她网页的浏览记录,其中一条是查询被偷拍性爱视频,会受到什么样的制裁。结果当然是什么也没查到。

 

在日记里,李梅在凌晨记录下自己的心情:我是不是很失败?她甚至企图自杀,站在窗前,已经探出去半个身子,幸好被闺蜜死死拉住。“我脑子空白了”,事后她如此解释。可是很快,她又拒绝与闺蜜和弟弟说话,反复念叨,“把他赶走又怎么样,我无所谓了”。

 

“这是很重要的一个节点。很多女孩子在被偷拍之后,尤其如果是和对方有长期伴侣关系,并不是马上就能够醒悟过来的。”孔唯唯说。有不少姑娘即便已经隐约知道对方是PUA学习者,自己受到了伤害,求助于孔唯唯时,还是会忍不住问:他是爱我的吗?他为什么是这样一个人?

 

对于被偷拍,无论对闺蜜、对弟弟,李梅都绝口不再提,被问急了就责怪弟弟:“你不要再管了,这些东西要是传出去,我怎么做人?

 

 

林可乐也很理解那一刻的羞耻感,她没有和任何人提起这件事。她有一个朋友,曾陪着痛苦中的自己在天台哭,她对这位朋友聊了与“男友”相处的一切,唯独故意漏掉了被偷拍这件事儿。“不想让她担心太多。”林可乐如此说。

 

社会学家Thomas Scheff曾对类似的行为作出解释,“羞耻感”是一种“掌控”情绪(master emotion),它会抑制人们其他情绪的表达。它蛰伏在人的体内,不会随着时间流逝,也是最不容易被我们承认和释放的情感。“这是一种最隐秘的情感。悲伤时我们哭泣;愤怒时我们发火;感到羞耻时,我们却会尽量减少面部神情,不希望他人觉察。

 

那些自尊心越是强的人,越容易产生羞耻感。闺蜜曾经劝李梅:你去求他,把东西删了,然后你们断了吧。李梅摆出强硬的姿态:“你看我像是求人的人吗?

 

本刊记者采访过程中发现,没有受害者把被偷拍的事情告诉家人寻求帮助,只有面对陌生人,比如记者,或者孔唯唯时,隔着网络,她们似乎才有足够的安全感说起这些。

 

 

 

洛洛是向孔唯唯寻求帮助的另一位女孩,她同样选择忽略被偷拍的事实,即便男友的偷拍越来越明目张胆。据她介绍,几乎每一次在做爱中,男友时不时就会拿出手机来拍一段视频,甚至正对着洛洛拍。


上一篇:反偷拍不能只靠我们的火眼金睛

下一篇:在韩国偷拍的狂潮中,无法想象受害者承受的压

顶部